心脏骤停援鄂护师仍在抢救 治愈者:会一辈子记得她


他研究的疫情模型显示,一旦解除封闭措施,民众重返工作岗位以及学生们重返校园后,疫情将不可避免地再次达到顶峰。因此不可能在恢复正常生活的同时还能做到控制疫情,英国需在如何应对疫情和经济影响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

4月3日的人民日报报道了全国复工复岗情况。截至3月28日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工率达到98.6%,平均复岗率89.9%。各类规模以上企业约提供了0.7亿个工作岗位,据此推算复岗人数0.62亿。全国中小企业复工率达76.8%,假设复岗率为100%。中小企业提供了约80%的工作岗位,复岗人数约为4.45亿。人民日报没有提供全国个体从业者(个体工商户、自由职业等)的复工复岗情况,假设复工率为80%,复岗率100%,个体从业者就业基数是1.6亿个,复岗人数约为1.28亿。

评论区里还有很多留言提到没了工作,生活很窘迫。年轻人说的最多的是房贷还不上。因为对于多数贷款买房的年轻人,房贷还款是生活中最大的支出。买个房子结婚生子,这是当下中国百姓幸福生活的标准模式,疫情的出现打乱了生活节奏,也为幸福生活的持续出了难题。

如果灾后评估发现资产价格严重下降,则弃贷、不良的发生恐怕难以避免。金融机构、监管当局应当充分估计经济形势,做好充足准备。在信用灾难发生前,给客户以“喘息机会”,主动化解危机,既纾民困也促经济。

疫情影响作为不可抗力,借款人应获得正当的还款豁免,应获得延期还款权利。具体豁免时间每家银行都有权自行规定,如果银保监会出面作出一个指导意见会更加高效并鼓舞人心。为此,笔者请教了金融业专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从技术上来说,这种可以缓付本息,视同对到期付息还本金额再发放一笔低息贷款。虽然风险仍然不可控,但也可以考虑到给客户的“喘息机会”为化解风险提供了时间窗口。

2月19日,浙报融媒体发布了一条消息,浙江省建设厅出台了一则关于做好妥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实施住房公积金阶段性支持政策相关工作的通知,2020年6月30日前,住房公积金贷款不能正常还款的,不作逾期处理,不影响征信。这是住房公积金的一项规定,推荐给商业银行参考。客观上,因为疫情的发生,借款人出行受到阻碍,或者因为投入防疫抗疫工作无法去办理银行还款,会发生无法还款的情况。如果因为这种情况而出现逾期记录,完全是不合理的。

更重要的是,银行应该主动出击,为客户提供应对危机的缓冲时间。银行的信用管理有两层意义,第一层是对不良客户的惩罚性处理,对于逾期、断供的不良客户提起诉讼,追讨贷款,房产处置等等。这是雷霆手段,客户成为敌人,资产也会发生贬值,这是双输。

在信用管理的另一层面,银行为客户提供帮助,以化解信用危机。比如给客户提供流动性贷款,为客户提供延期还贷,帮助客户排除支付困难。这些在企业业务中是常用手段,这次的企业救助政策中都纷纷强调贷款展期、再贷款,保证企业资金不断流等激进政策。这样的政策理应适用于个人客户!以帮助个人客户的方法挽救一个客户,一旦客户渡过难关,找到工作,恢复了还款能力,则可实现双赢。在银行,如果因此了挽回了千计万计的客户,则相当于救助了千计万计个家庭。此事不应该被忽略。

我上周开始写“民生纾困六题”。在文章的评论区里有很多朋友说被隔离没有收入,有的公司关门了,有的由于隔离回不到公司,有的回到公司后发现没活干,大家的收入都不同程度的损失。失业、降薪、工资迟发等现象非常多发。尤其是海外疫情猖獗后,各主要贸易伙伴国都闭关落闸,进出口业务受到重大冲击,有很多3月初复工的外向型企业不得不再次停产,员工放假甚至解散。就业问题雪上加霜。

从疫情开始,国家就在为提振经济、保障民生接连出台了很多政策。尤其是为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从保障贷款、提供贴息,到减税降费、免除社保,为了复工复产,还组织安排专门的复工专列,长途大巴。毕竟,保企业才能稳就业。在民生方面,各地政府也有保障基本生活物资供应,抑制涨价等多项措施。但随着时间推移,民生保障的深层问题逐渐显现。在城市奋斗的年轻人,房贷还款的危机十分突出。政府和金融机构在应对房贷还款难题上是否应该设计特殊政策,给逐渐走出疫情的年轻人以“喘息机会”?